“耍官威”還是找不到床位? 退休廳官妻子“轉陰”后又被確診

(本系列均為南方周末、南方人物周刊原創,限時免費閱讀中)

2月5日,湖北省疫情防控指揮部還下達命令,要求確保疑似和確診病例“應收盡收、應治盡治”。 但陳家3人仍找不到可以接收的醫院。

社區黨支部書記:社區附近有不少省直機關,“到處都是廳級干部,他退休這么多年了,我之前根本不知道他們的身份,在我眼里都是病人?!?/p>

2月17日至19日,武漢市開展為期3天的拉網式大排查,以遏制疫情擴散蔓延,圖為排查人員核對住戶信息。 (新華社/圖)

已退休的湖北省司法廳原副廳長陳北洋,通過微信朋友圈發出一封公開信后,關于他的議論似乎出現了“反轉”。

媒體此前報道稱,陳北洋及其家人被確診感染新冠肺炎后,以醫院無法提供“廳級病房”為由,拒絕隔離。這一消息很快發酵,陳北洋被批“耍官威”“特權思想根深蒂固”。

2020年2月14日,陳北洋在公開信中表達了歉意,同時也進行了“澄清”,自稱一家3人被確診為新冠肺炎后,為了找床位曾多方咨詢,都沒有結果。1月30日,他和家人找了私人診所醫生治療,“7天后家人檢測結果均為陰性”。

他在信中解釋,此后,社區工作人員上門勸說他們到隔離點接受隔離,但陳家人認為自己已經痊愈,因擔心“二次感染”,才不愿離開家中。

但陳北洋沒有料到,他們被隔離后,此前核酸檢測結果已經“轉陰”的妻子,病情“復發”, 再次被確診,目前正接受治療。

2月17日,湖北省司法廳回應南方周末,稱湖北省紀委已經介入此事。

三家醫院拒收,找領導幫聯系私立醫院

退休后,陳北洋和家人居住在武漢市武昌區水果湖街張家灣社區。

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,他和妻子、兒子覺得有癥狀后,就搬到了水果湖街茶港社區的桃山村小區,引起小區居民不滿。

2月14日,陳北洋在致張家灣社區居民的公開信中介紹了事件經過。據其描述,1月26日到27日,他和妻子、兒子先后拍了CT,顯示肺部有感染。得知情況不妙,他立即向張家灣社區和湖北省司法廳老干處作了反饋,還通過多個渠道求助,希望能得到救治,但都無果。

1月27日,一家3口住到桃山村小區陳北洋兒子的房子里隔離,次日到武漢大學附屬中南醫院做了核酸檢測。

“他們說家里還有兒媳和孫子,怕感染,所以換個地方隔離?!苯o陳北洋看過病的醫生李躍華告訴南方周末。

“1月29日凌晨這個最要命的時刻,我們撥了120求救,先后跑了三家醫院都無法入院,只好跑回桃山村小區的家中?!标惐毖笤诠_信中說道。

無奈之下,陳北洋通過某防疫指揮部的領導找到了一私立醫院的醫生李躍華,1月30日開始,李躍華上門為陳家3人治療。

見面后,李躍華了解到,陳北洋當時已經連續發燒10天,體溫都在37.5-38.5攝氏度之間,“沒有哪家醫院可以收治,連觀察室都住不進去?!?/p>

第二天,兩口子體溫均為37.5度。李躍華回憶,“但都反映感覺尚好,渾身輕松,第三天起,基本再無不適,也無發燒。小陳(陳北洋兒子)就診時也是發燒,10天都是37.5-38.5度自行使用了退熱貼、口服消炎藥感冒藥等?!?/p>

李躍華沒有給陳家人用口服藥,而是注射苯酚,每天一次。這種療法被李躍華稱之為“打穴位”,“三四次以后,夫妻倆已經沒有臨床癥狀了,但是兒子還有高燒情況?!?/p>

省律協秘書長也沒辦法

2月3日,武昌區疾控中心通知陳北洋一家3口的檢測結果,均為陽性。

雖已確診,但陳北洋一家想住院還是無門,只能四處求人。

“2月4日、5日的時候,一個廳長都搞不到床位,難道我一個小小的社區書記能嗎?” 茶港社區黨支部書記帥霞覺得有些委屈,因為此事引起關注后,有網友質疑茶港社區工作不力。

接受南方周末采訪時,帥霞說,陳家人來他們社區所轄的桃山村第一天(1月27日),她就得到了消息,并立即上門告知相關事宜。

帥霞接著做了幾件事,“第一我加了微信,讓他們不要出門,第二我在社區公布了信息,說這里有發熱病人,第三我要求物業對這邊進行消毒,該做的都做了?!?/p>

陳北洋一家2月3日確診后就成了茶港社區重點關注對象。但按相關規定,由于他們此前住在張家灣社區,2月4日以后,作為確診病例的陳家人一直歸張家灣社區管轄,床位問題也由張家灣社區上報。

就陳家人找不到床位的問題,帥霞表示曾與張家灣社區核實相關信息,“對方表示,情況已經向上級匯報過,所以我就只關注他們出門的事情?!?/p>

在此期間,武漢市的床位緊張問題得到了緩解,2月5日,湖北省疫情防控指揮部還下達命令,要求全省定點醫院和各級各類醫療機構對發現的疑似和確診病例,盡最大努力收治,確保疑似和確診病例“應收盡收、應治盡治”。

但陳家3人仍找不到可以接受的醫院。

法制網記者陳虹偉告訴南方周末,2月6日前后,她接到一位朋友轉發的求助信息,希望幫助已經確診的陳北洋一家尋找床位。之后她在朋友圈發帖,向三四位朋友求助,但都沒有結果,求助信息的截屏后來也被傳到網上。

陳虹偉聽陳北洋說過,他本人曾聯系某醫院院長,但對方表示實在一點辦法都沒有,需要住院的人實在太多了。

受托后,陳虹偉私下找過湖北省律師協會秘書長劉健幫忙找床位。劉健向南方周末證實確有此事,但因武漢疫情嚴重,他也沒能找到。

“打電話都不接,敲門不開”

又過了幾天,陳家人對住院的態度發生了變化。2月11日,茶港社區的帥霞接到張家灣社區書記的電話,“說管不了這三個人了,怎么都不愿意隔離,問我愿不愿意接,我說我接?!蹦戏街苣┚蛶浵嫉恼f法向張家灣社區核實,工作人員未予回復。

“這一家人蠻難纏?!睅浵颊f,茶港社區有7191戶,共18968口人,其中桃山村就有400戶,社區附近有不少省直機關,“到處都是廳級干部,他退休這么多年了,我之前根本不知道他們的身份,在我眼里都是病人?!?/p>

從2月12日到13日,帥霞一直勸說陳北洋一家去隔離點?!皬念^到尾都是我一個人在勸說,其他人打電話都不接,敲門不開,最后終于說服他們?!睅浵颊f,其間,還隔著門為3人做了核酸檢測。

陳北洋曾向帥霞解釋過不想被隔離的原因:經過李躍華醫生的治療,他們的癥狀已經緩解,希望居家治療,怕被二次感染。

不過在帥霞的勸說下,陳家人還是在12日接受了第二次核酸檢測。

李躍華了解到的情況是,陳北洋在12日晚上就得知自己的核酸檢測結果是陰性,因此更不想去隔離。李躍華甚至認為,按照當時武漢醫院的混亂程度,陳北洋更適合居家治療,“但社區還是貼封條,非要他們去”。

談及讓已經“轉陰”的陳家人隔離的原因,帥霞說,因為桃山村小區是無感染社區,而陳家3口人遷入引起了居民恐慌。另外,陳北洋一家當時雖然接受了治療,但沒有完成兩次核酸檢測,按規定必須隔離。

陳北洋在自述中提到,經過帥霞的勸說,他們還是于2月13日下午去往指定地點接受隔離。

只是那兩天的勸說過程,后來在網絡上衍生出許多細節。對于網傳“陳家人確診后仍在外走動”“沒有高干病房就不入住”“陳家人乘坐公務用車”等細節,帥霞未予以明確答復。李躍華聽說陳家人最后坐的是志愿者私家車,只不過貼了“抗疫公務用車”的條子,“因為已經檢測為陰性,怕被感染”。

南方周末通過中間人聯系陳北洋,希望就相關說法向他求證,他表示現階段不方便接受采訪。

到隔離點的當天,也就2月13日,陳北洋一家做了第三次核酸檢測。

2月16日出的檢測結果顯示,陳北洋和兒子是陰性,意外的是,他的妻子卻由陰性轉為陽性。目前,陳北洋和兒子還在酒店隔離,妻子已轉入武漢大學附屬中南醫院接受治療。

(本文由南方周末獨家授權騰訊平臺,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。)

选择期货配资APP就选期如意